点点繁星欲曙天

〔艾沈〕轻声呼唤我的名字(我叫安德烈脑洞)

一个巨大且雷人的脑洞,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填完。

文笔渣,逻辑无,历史背景完全架空瞎编(毕竟我还没学过世界史,当然最重要的是懒)。尽量别喷我。。

虐向预警

    
 

〖一〗

“轻声呼唤我的名字
为我递来甘甜的泉水
你的心
能回答么
这无边际的,说不尽的,痴痴的,温柔的
再一次,从黄昏进入了无眠
这里有丁香花和低垂的葡萄
呼唤着我,静默的大地

失败的时候呼唤我
呼唤我,带着深深的哀伤
呼唤我~
失败的时候呼唤我
呼唤我,带着深深的哀伤
呼唤我~
…………
……”

    已是年迈的军官静静地站在在那次战争中遇难者的纪念碑前,目光轻轻地扫过一个个名字,许多曾经熟悉的名字映入他的眼帘,默默地刺痛着他心中关于少年时期的柔软部分,他在寻找那个名字,那个令他那么多年无法忘怀也不敢回想的名字,期待而又忐忑,满怀着过往中的欣喜与悲伤……

    军官被夕阳染成金色的银发在风中瑟瑟地飘着,就像多年前的那个傍晚的山坡上的两个不谙世事的少年,“但是他的头发不会变白了,他永远定格在了那个年轻的瞬间。”

    那个少年在晚风中走来:“你好,我叫安德烈。”

 
  
〖二〗

    ……

    黄昏的村庄嘈杂地忙碌着,炊烟夹杂着孩子们放学的吵闹嬉笑声,小艾伦穿着一件淡蓝色的沾了些灰尘的衬衫,头上带着一顶崭新的草帽,低着头走陌生的田埂上,夕阳把他的影子拉的很长。

    “艾伦,快点。”爷爷在前面回过头喊他。

    小艾伦加快了脚步,但依然沉默地低着头。

    他在想几天前那一场莫名其妙的与家乡的告别,以及这几天风尘仆仆的奔波,还有眼前这个完全陌生的村庄。爷爷和他说让他别管,但他却无法不去想告别时母亲眼里强忍的泪水。

    “到了。”爷爷看着门牌,停下脚步。

    艾伦抬起头,这是一间有些陈旧但看起来还算舒适的两层小屋,二楼的窗台上摆着几个空花盆,门前的院子很空旷,角落里靠着两把大扫帚。

    爷爷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把钥匙,打开了那扇不大的门。艾伦拎着箱子走了进去,里面应该不久前刚有人来打扫过,沙发上放着软垫,铺着格子桌布的餐桌上整齐地摆着银制餐具。

    艾伦提着行李上了楼,最靠近楼梯的那个房间的门敞开着。房间不大,靠近门的地方摆着一张铺着墨绿色床单的木床。松木的带书柜的书桌边上有一个小小的藤编的筐子,里面摆着几个木质玩具。

    “不大,但很舒服不是吗?”爷爷站在门口,对正站在房间里四处环视的艾伦说。
 
    艾伦放下行李,轻轻点了点头。

    “你出去走走吧,这里没有佣人了,我来做晚饭。”

    艾伦在心里怀疑爷爷这个声名显赫的大军官离了佣人是否真的可以做一顿完整的晚饭,“爷爷,还是我来吧。”

    “别以为我不行,我什么没干过。你出去走走,别闷在家里。”

    “家?”艾伦在心里问,但他从来不敢违抗长辈的命令,只是低着头,“可是我一点也不认识这里的人啊。”

    “你害怕啦,有什么好怕的,走走不就认识了吗。”
   
    “嗯,好吧。”艾伦站起来,拿起帽子下了楼。

    “六点半前回来,你有手表。”爷爷的声音从楼上传来。

 
〖三〗

    走出门,傍晚的风轻轻拂过小艾伦年轻的脸颊,他打了个寒噤,慢慢地向前走着。

    他漫无目的地沿着一条路前进,看路边丰收的金色的田野,看房屋泛起的白色的炊烟,看漫天的红色的晚霞。打量着这个陌生的新的“家”。

    这条路不长,路的尽头是一个小小的山丘,艾伦走上去,在一棵大树前坐了下来,俯视着黄昏的村庄。

    他想着他的家,真正的家。

    那是一间带有宴客厅和后花园的大房子,是他们这个军事世家代代相传扩建的权威的象征,他的爷爷在那里长大,他的父亲在那里长大,他也应该在那里长大,即使他再厌恶那里面压抑严肃的气氛。

    他忽然很想哭,于是他真的哭了出来,而且哭的一发不可收拾。

    这是一种从压抑中解脱的轻松,他知道如果爸爸或爷爷看到了,一定会给他一巴掌,骂他没出息,所以从记事起,他就几乎没有掉过眼泪。

    他尽情地发泄着,没有一丝保留。

    “嗯,你怎么了。”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艾伦吓了一跳,从长满杂草的地上弹了起来,尴尬地说:“哦没事。”

    他转过身,看到一个与他年龄相仿的男孩提着一个泛黄的旧书包站在他身后,又大又圆的眼睛亮晶晶地闪烁着,充满疑惑地望着他:“真的没事?”

    “嗯。”艾伦低下头,脸一下子红了,脸容易红也是爸爸口中的没出息的事之一。

    但是他这次不是单纯地因为被人撞见尴尬而脸红,而是撞见他的这个男孩的眼睛亮亮的,睫毛长长的,脸儿圆圆的,他心中冒出一个词——

    可爱。

    “嗯,你是新搬来的?”

    这句话把艾伦从思绪中拽了出来,他赶紧止住这种想法,“天啊,我在想什么呢。”,但是艾伦很高兴这个男孩没有追问他为什么哭,于是他赶紧擦干眼泪,回答:“是啊,今天刚来。”

    男孩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冲艾伦笑了一下。

    艾伦心里“怦”地一声。夕阳把最后一丝光芒洒在山坡上,洒在绿树上,洒在村庄的一排排屋顶上,洒在他们身上,浸染着两个少年不谙世事的笑容。

    男孩看了一眼手腕上陈旧的手表,“啊,我要走了。很高兴认识你,我住在那间房子里,”说着他用手指着一栋冒着炊烟的三层房子,“欢迎你你可以来找我。”说着他焦急地拎起书包跑了起来,几步后忽然回过头,晚风吹着他的被夕阳染成金色的头发,他带着微笑——

    “对了,我叫安德烈。”

    “我叫艾伦。”

    “艾伦——再见。”安德烈大喊了一声,朝山坡下飞快地跑去了。

    艾伦呆立在原地,心里不停地默念着那个名字“安德烈”——

    但是那时的他们没有预料到,这个名字将成为艾伦一生的牵绊,没有预料到几年后的别离和那令人心碎的重逢……

    他们还只是夕阳的山坡上的两个孩子,心里充满美好的希望和梦想,哭泣着想家,为新朋友而高兴——

    艾伦远远地望着安德烈奔跑的背影,夜幕悄然降临,遮住了他年轻的脸上浮起的微笑……

 
   
    
    
   
    终于写完前三章了,感觉已经耗尽了洪荒之力😂,我至少一星期没睡午觉,每天下午上课睡觉都被老师怼😂。

    虽然不是很好,但我尽力了,不过相信我,这真的不是我的真实水平,真的。

    写作业去咯,下面我会尽量更的。

    新人求鼓励,爱你们😘